来武汉第11天,我经历了太多第一次

 新闻资讯     |      2020-02-18 15:25

来武汉第11天,我经历了太多第一次



近期,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武汉作为整个疫情“暴风眼”,疫情发展形势严峻。河南省支援武汉的第四批急救转运队自2月5日抵达后,每天紧锣密鼓的收治、转运病人,为在源头上控制疫情起到了巨大的帮助。




今天的《一线抗疫日记》,听郑州市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调度科科长燕重远讲述他们急救转运队的故事。


鑫途斗地主



2020年2月15日,天气雪



我是郑州市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调度科科长燕重远,是河南省支援武汉的第四批急救转运队的副指挥长。今天是我来到武汉的第11天。




从早上起床就发现,武汉居然下雪了。这里没暖气,而且我们队要求不允许开中央空调,大家都有大衣的盖大衣,没大衣的马甲之类的能整得全整上。


我们转送(病人),有时候经常会过长江大桥,因为疫情时期所有的过江隧道封闭了,只能走桥,桥面上一个是有横风,吹得车不稳,甚至有一些薄薄的冰。





明天我们要悠玩牛牛出驾驶员参加武汉急救中心的排班,因为他们的司机有人生病,这也是一个新的尝试。要克服很多路不熟啊、一些其他的情况,两个队员直接自告奋勇:主任,我是党员,是从部队回来的,作风硬朗,肯定能和武汉的同行配合好,这让我很感动。因为24小时值班比我们现在这个班要更辛苦,随时走随时走。目前我们这个班只是一些大的转运任务,(而)日常的单发的病人从这个点儿转那个医院,或者从这个医院转一个病人,一般转的还是偏危重,协调或沟通可能会难一些。





而且我们在武汉相对来说,转诊病人的接送、交接,地理位置啊,这和我们郑州的工作有天壤之别。有时候转诊时间过长了,也是我们前期没有充分的估计到。


我们第一天,六号下午,从湖北省人民转协和,用了六个小时,到协和医院交接不了,病人在我们车里,氧气不够了,病人要上厕所,一系列的问题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是我们在郑州工作所碰不到的。


但是随着我们逐渐的适应,基本上现在已经逐渐的适应武汉的接转诊的流程,包括各种意外情况,我们都有一些策略,都克服了。



扎金花下载



现在我们要求就是,接到通知任务,20分钟之内得从对班的房间下到楼下,防护服上车;另外,我们在武汉有好几次第一,第一次剃光头,第一次给爸妈打电话哭了,第一次尿裤子,12点半穿防护服,7点钟才回来,有兄弟第一次长成之后尿裤子,(所以)从昨天开始,转诊任务如果提前能预知,任务量大的,必须得穿成人纸尿裤。




另外,医生和护士上车都要给病人一个评估,就要做最坏的打算,比如说病人一直下不了怎么办,要有一些应急预案,比如说提前给病人说一些心里疏导和心里暗示,因为我们车上毕竟条件有限。





我们原则是,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尽量多转病人,而且我们尽量不给武汉急救中心提困难、提要求,尽量自己克服,因为他们也很难,从物资、从人员也很难。



希望这场大雪,把病毒把一切的不顺利,随着雪一切都吹走,希望2020年的春天早点儿来,希望大家露出笑脸,我们摘掉口罩,畅快的深呼吸。




记者:薛源源 音频制作:莫非


私家车999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